咸鱼

努力做只月更的咸鱼

念旧

01

黄其淋的确是个很念旧的人。

 

 

 

他很想回到原来的那个家。

 

 

 

为什么?大抵是为了想见的那个人吧。

 

 

 

至于是谁,大概只有他一人清楚。

 

 

 

02

夏日祭过后,黄其淋回到了他心心念念的那座小山城重庆。

 

 

 

黄其淋在家本想安安分分的待几天,但收到敖子逸那句话后一切都打乱了,他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心了。

 

 

 

他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便朝敖子逸家走去,黄其淋家到敖子逸家的距离并不算很远。

 

 

 

但为了早点见到他,黄其淋还是加快了脚步。

 

 

 

03

黄其淋作为一个专业的风景博主,一路走走停停拍了许多照片。

 

 

 

他想着把这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分享给敖子逸,因为像敖子逸这么美好的人就该跟自己一起欣赏这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

 

 

 

到了敖子逸家门口,黄其淋吐了口气来缓解自己紧张的心情。他虽然不知道敖子逸看到自己会是怎样的反应,但还是因为那句话义无反顾的来了。

 

 

 

“谁啊。”敖子逸踩着个拖鞋给门外的人开了门。

 

 

 

看见敖子逸之后黄其淋笑了出来,敖子逸还是自己心中的那样。大大咧咧,毫无偶像包袱。

 

 

 

“你疯了吧,你怎么来了?”看见黄其淋站在自己家门口,敖子逸甚是惊讶。

 

 

 

黄其淋摇了摇自己手中的手机说道:“某个没良心的说想我,我就来了。谁知道来了之后,居然被他拒之门外,还骂我疯了。”

 

 

 

听到黄其淋若有所指,敖子逸翻了个白眼。

 

 

 

“那您请进?”

 

 

 

“乖,这就对了嘛。”黄其淋满意的点了点头。

 

 

 

04

进到敖子逸家后,黄其淋便像个大爷一样坐了下来,慢慢欣赏自己的照片。

 

 

 

“你最近拍的这景物可是越来越迷了啊。”敖子逸瞟了一眼黄其淋相机里的照片。

 

 

 

“你这小没良心,居然这样说我的作品。本来还想跟你一起好好欣赏的。”

 

 

 

“那,小没良心对小疯子说句不好意思咯。告诉他小没良心不太懂文青的世界。”

 

 

 

听到这句话黄其淋笑了,薅了一把敖子逸的头发。

 

 

 

“没事。即使你不懂,我还是想跟你分享一切美好的事物。”

 

 

 

“为什么?”

 

 

 

“因为你值得。”

 

 

 

听见黄其淋在撩自己,敖子逸的心跳漏了一拍。顺手就拿起旁边的抱枕砸过去,“你这都跟谁学的土味情话。”

 

 

 

黄其淋被砸了也不恼,笑着说:“情话是学的,可撩你是真的。”

 

 

 

看着敖子逸无话反驳的模样,黄其淋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换件衣服跟我走,哥带你去贴秋膘。”

 

 

 

05

敖子逸嘴上骂着黄其淋是不是疯了居然要出去,可还是很诚实的去换了衣服。

 

 

 

“这就是你所说的贴秋膘?”敖子逸看着面前的全家桶问道。

 

 

 

“是啊。”黄其淋说道,“你看,有你爱的肥宅快乐水,又有令人发胖的炸鸡。”

 

 

 

黄其淋说得如此有道理,敖子逸也自然无法反驳什么,只好欣然接受。

 

 

 

陈泗旭看着浑身散发粉红泡泡的两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你俩就做个人吧,我还在这呢。我只想吃炸鸡,不想吃狗粮。”

 

 

 

“吃你的。”敖子逸拿了个炸鸡往陈泗旭手里塞,“刚刚在群上问谁有空,你可是第一个吭声的。”

 

 

 

“谁知道我来就是充当一个电灯泡的角色啊。”陈泗旭喃喃道。

 

 

 

“有的吃有的喝还不满意啊。”黄其淋看了一眼陈泗旭。

 

 

 

“满意满意。麻烦你们下次自己单独出来,别为了避嫌就随便扯一个电灯泡。”陈泗旭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手机。

 

 

 

06

吃饱喝足以后,陈泗旭很有眼力见的先走了。




黄其淋带着敖子逸来到了室内。




“你要干嘛?”敖子逸不解的看着黄其淋。




黄其淋拿出剪刀,笑眯眯地说:“别动啊,本Tony老师给你处理一下你的妹妹头。”




敖子逸瞬间觉得自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要是我今天不给你发信息,你是不是也要变着法子的来安排我?”敖子逸看着镜中的黄其淋问道。




“聪明啊!”黄其淋笑着说。




“别笑了啊,你一下我就觉得瘆得慌。”敖子逸有些担心自己的头发。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怎样,是不是比你那个妹妹头好多了!”黄其淋说完还薅了一把敖子逸的头发。




质感还是跟以前一样柔顺,像一只小狗狗一般。




“这是个啥?”敖子逸看着镜中的自己,“你这滤镜忒厚了。”




“不过是比那个妹妹头好。”为了不伤黄Tony的心,敖子逸还是违心了。




07
“行了,你到家了。我这护花使者也该退下了。”




“护你个头的花,我有那么娇弱?”敖子逸听见黄其淋这番话,打了他一下。




“不想娇弱就好好给我养身体,别隔三差五的就感冒。上海离重庆那么远,我照顾不了你。”黄其淋揉着敖子逸的头说。




“行。”敖子逸拍开黄其淋的手,“你以为揉小狗呢。”




“进去吧。”




“我今天很开心,我没想到你会来找我。”




“开心就好。记住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出现在你身边。”



END

今天是被其逸旭刚到流泪的一天,果然活的久什么都见到。

平安喜乐

01

“这些年你跟严浩翔怎么样?”黄其淋问道。

 

 

“还能怎样?”贺峻霖笑了笑,“跟以前一样呗。该喝酒喝酒,该笑就笑。”

 

 

“不是吧。你们都认识十多年了,他怎么想的啊?他不会在跟你装傻吧?”

 

 

“他那傻白甜能明白什么啊。”贺峻霖摇了摇头。

 

 

“你甘心吗?我觉得啊·······”黄其淋话都还没说完就被贺峻霖怼了:“你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啦,好好想想怎么追你家小孩吧。”

 

 

“行,到时候人家结婚了你别来找我买醉啊。”黄其淋也没戳穿贺峻霖的心思。

 

 

其实黄其淋不知道,贺峻霖曾经表过白。

 

 

02

大学毕业的散伙饭上,大家都喝了酒。敖子逸趁着严浩翔出去接电话的空隙,走到了贺峻霖的身旁,揶揄地说道:“贺峻霖,今晚可是个好机会啊!好好把握住。”

 

 

“嗯?”

 

 

“都毕业了,还不准备去表白?”敖子逸一边说着一边把贺峻霖推到外面,“不表白你就别回来见我了啊。”

 

 

被推出来的贺峻霖很无奈,便走到了走廊。他看见了严浩翔,他打完电话了,不过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独自一人在吹风。

 

 

风吹得严浩翔的头发都飘起来了,同时也吹进贺峻霖的心中。

 

 

严浩翔一转头就看见贺峻霖,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贺峻霖很听话的走了过去,仿佛靠近他就是天生的本能一般。

 

 

“怎么出来了?里面不好玩吗?”严浩翔问道。

 

 

“里面太闷了,出来透透气。”贺峻霖随口说道。

 

 

严浩翔点了点头,两人便陷入了沉默。

 

 

贺峻霖心中一直在想着敖子逸说的话。真的要表白吗?说出来会不会连朋友都做不成了?贺峻霖纠结时,一阵风吹乱了他的头发。贺峻霖刚想伸手整理,旁边的人就先快他一步。

 

 

这一动作将贺峻霖的思绪搅得更加乱了。

 

 

“严浩翔。”

 

 

“怎么了,有话要说吗?”

 

 

“我想说快进去吧,大家都准备灌你酒呢。”贺峻霖还是在关键时候退缩了。

 

 

他不曾想到,这一退缩便退了一辈子。

 

 

有的爱就像是可乐一般,刚开始就沸腾了,放久后就变得落寂酸涩了。①


 

 

03

“你怎么来了?”贺峻霖打开门准备扔垃圾就看到严浩翔站在门外。

 

 

“怎么不欢迎我啊。”严浩翔调侃道。

 

 

“别跟我贫啊。把垃圾扔了再进来。”贺峻霖把垃圾交接到了严浩翔的手中。

 

 

“你说你,哪有你这样对待客人的。”严浩翔扔完垃圾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吐槽贺峻霖。

 

 

贺峻霖并没有理会严浩翔的吐槽,反而说道:“说吧,有什么大事让你这个大明星光临寒舍。”

 

 

“没事就不能来了嘛。今天杀青刚吃完饭,顺路就过来瞧瞧你这个过气明星。”

 

 

“你就那么确保我会在家?”

 

 

“过气了哪还有戏拍?”严浩翔打趣道。

 

 

贺峻霖一个枕头飞了过去,刚好砸到了严浩翔的头。

 

 

“嘶,贺峻霖你要谋杀我这个一线明星吗?”严浩翔捂着头说道。

 

 

“别装这么柔弱啊,我不是你粉丝不会心疼你的。”

 

 

过了半晌,严浩翔说道:“给我煮杯醒酒茶吧,醉着好难受。”

 

 

“感情你到这来就是把我当老妈子了啊。”贺峻霖一边吐槽一边走向厨房。

 

 

“峻霖。”严浩翔唤着他的名字。

 

 

贺峻霖身边的人没有这样叫他,而只有严浩翔这样叫他。

 

 

缓过神来的贺峻霖赶紧答应道:“怎么了?”

 

 

“我今天刷微博看到一句话,喜欢一个人最好的表达方式莫过于在晚上的时候对她说今晚的月色真美。”

 

 

贺峻霖装着很淡定的样子回复着严浩翔的话,可手上的动作却出卖了他。“这都是多少年前的烂梗了,你们大明星都忙得没时间刷微博的吗?”

 

 

说完还加上一句:“我要是喜欢一个人啊,我就会祝他平安喜乐。”

 

 

“平安喜乐?”

 

 

“是啊,平安喜乐。愿他一生平安快乐,即使不得不到他。”

 

 

两人都不再说话,空气安静了下来。

 

 

煮一杯醒酒茶要九分钟,那么等一个爱上一个人需要多久呢?

 

 

04

那么一瞬间贺峻霖很想让严浩翔知道他的心思。

 

 

“严浩翔,我...我喜欢你。”贺峻霖背对着严浩翔,估摸不透他的神情,只听到他嗯的一声。

 

 

转身一看,严浩翔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睡着了也好,这样你就永远不知道了。至少我们还能做朋友。”说完贺峻霖便拿起毛毯给他盖上。

 

 

若是贺峻霖细心点,他就会发现严浩翔微微颤抖的睫毛。

 

 

05

那天过后,贺峻霖做了个决定。

 

 

他准备去国外发展。嘴上说着去国外发展,只有他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为了躲着严浩翔。

 

 

临走前大家帮贺峻霖践行,毕竟不是生离死别,以后还能见得上。所以饭局上的气氛很和谐,都在灌贺峻霖喝酒。

 

 

“别再灌他了,会醉的。”严浩翔拦下了贺峻霖桌前的酒。

 

 

“没事,大家开心嘛。毕竟他们接下来要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再灌我酒了。”贺峻霖没有理会严浩翔的好意。

 

 

严浩翔自知阻拦不了贺峻霖,便在一旁看着他一杯杯酒下肚。

 

 

饭局结束后,大家都很识相的把贺峻霖留给严浩翔,并嘱咐他送贺峻霖回家。

 

 

看着醉醺醺的贺峻霖,严浩翔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吧,你这个酒鬼。上辈子真是欠了你的。”

 

 

“不要。你自己回家,我可以自己回家,我又没醉!”

 

 

“别闹了啊,每个喝醉的人都不承认自己喝醉了。”严浩翔抓住了贺峻霖胡乱动的手。

 

 

“严浩翔,我告诉你!我去了国外你可不准乱找女朋友啊,特别是那些网红。一看就是贪图你的钱财和美貌,你可不要被骗了,你这个人傻钱多的人!”贺峻霖一脸严肃。

 

 

“行。”直觉告诉严浩翔不能惹喝醉的人。

 

 

“好了,你走吧。我要回家了。”贺峻霖推开了严浩翔。

 

 

严浩翔很无奈的看着贺峻霖,心想着他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严浩翔,我祝你平安喜乐。”贺峻霖眼神中有着喝醉酒人不该有的清醒。

 

 

听到这话严浩翔耳边又回响起他跟贺峻霖的对话:

 

 

“我要是喜欢一个人啊,我就会祝他平安喜乐。”

 

“平安喜乐?”

 

“是啊,平安喜乐。愿他一生平安快乐,即使不得不到他。”

 

 

贺峻霖凑前去,往严浩翔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趁严浩翔还没反应过来,就赶紧走向了回家的路。

 

 

“贺峻霖。”

 

 

严浩翔喊住了他,不过贺峻霖没有回头,他不想在严浩翔面前留下太狼狈的形象。

 

 

“我也祝你平安喜乐。”

 

 

听到这句话,贺峻霖的脚步停了下来,转过头向严浩翔挥了挥手就走了。

 

 

再见了我的青春里的那个男孩。

 

 

END

①改编自韩国电影《痛症》

 

18线开外的小明星 x 人傻钱多的金主

 

 

一定要理性看球,不要赌球!

 

 

 

01

贺峻霖是个十八线开外的小明星。

 

 

平时没什么爱好,就喜欢赌球。

 

 

每次赌每次输,但他还是很乐意赌。

 

 

为什么?因为贺峻霖有个一夜暴富的梦想。

 

 

直到有天他把身上的钱给赌没了,才醒悟过来要去赚钱赌球了。

 

 

当天他就联系了他的经纪人殷涌智,让他帮忙找一个短时间最赚钱的生意。

 

 

02

殷涌智当即就明白了,马上就联系了人,并把房号发给了贺峻霖。

 

 

贺峻霖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来到了酒店。

 

 

到了房间里贺峻霖才醒悟过来,这赚钱的生意究竟是什么。

 

 

心中不断在咒骂着殷涌智这个不靠谱的家伙把他推入火坑中。贺峻霖心里在骂着人,手上却拿着遥控器准备看球赛。

 

 

刚没看一会,人就来了。那人并不是贺峻霖想象的中年胖子,反而是个白白净净的总裁。

 

 

“我叫严浩翔。你也喜欢看球赛,真巧。你这是想看着球赛····”严浩翔话还没说完贺峻霖就先快一步:“没,你想多了。”说着贺峻霖便把电视给关了。

 

 

03

完事之后,贺峻霖颠覆了严浩翔给他的第一印象。

 

 

什么白白净净的总裁,简直是个不折不扣的斯文败类。

 

 

“贺峻霖,你很喜欢赌球吗?”

 

 

“别说了,我已经赌得连内裤都不剩了。”说完,贺峻霖又想了想,“我好像没告诉你我叫什么吧?”

 

 

“那个资料上有写,对!那个资料有写你叫什么名。”严浩翔随口说了个谎。

 

 

贺峻霖点了点头,也没多想便睡了。

 

 

03

其实贺峻霖不知道,严浩翔很早之前就认识他了。

 

 

那是一个酒会上,严浩翔第一次看见了贺峻霖。

 

 

严浩翔看着贺峻霖一个人坐在那,格格不入的样子就这样印在了他的脑海中。

 

 

“那个是谁?”他向旁边的丁程鑫问道。

 

 

“哟,我们严总裁看上他了?”丁程鑫看着严浩翔的神情不禁发笑,“他叫贺峻霖,好像是个小作坊的演员。也真是可惜了,长得那么好看居然签了个小作坊,像他这脸天生就是属于大银屏的。”

 

 

“聊什么呢,那么开心。”黄宇航一把搂住了丁程鑫。

 

 

“我们高岭之花严总裁看上了那位小明星,正说他呢。”丁程鑫揶揄道。

 

 

“诶,我好像认识他经纪人。快点收买下我们俩,给你牵个线。”黄宇航一脸坏笑。

 

 

“以后只要你们叫我就随叫随到,怎么样。”严浩翔在心底咒骂着他们俩。

 

 

“成交。酒会结束后你就会收到他的所有信息了。”黄宇航挑了挑眉,“包括微信二维码哦。”

 

 

像黄宇航所说的那样,酒会结束后他就收到了贺峻霖的所有信息。

 

 

严浩翔也不知要以怎样的身份去找贺峻霖,便暂时搁浅了。

 

 

直到今天,他哥黄宇航打电话说来这有惊喜,他就傻乎乎的来了。

 

 

没想到真有一个这么大的惊喜等着他。

 

 

04

严浩翔是被贺峻霖的尖叫声给吵醒的。

 

 

一睁开眼便看见那小孩委屈的说道:“我又输了!严浩翔,要不你包养我吧。”

 

 

听到这好消息的严浩翔有点懵,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啊?”

 

 

见严浩翔没表态,贺峻霖便趴到了严浩翔的身上:“我很乖的,我不抽烟不喝酒不烫头。你就包养我嘛!”

 

 

听到贺峻霖的话严浩翔笑着没说话。

 

 

没看见回应,趴在他身上的小孩闹得更凶了。严浩翔一个转身就压住了他,亲了亲他的嘴角说道:“我不包养你妈,我包养你。”

 

 

听到严浩翔在嘲笑自己的谐音梗,贺峻霖踹了脚给他。

 

 

“哇,你是不是想踹死我然后继承我的财产好去赌球。”

 

 

“我也想啊,可你这不还活着吗?”

 

 

05

严浩翔最近很纳闷。

 

 

为什么他的小情人贺峻霖不找自己,而且每次约他出来吃饭都会被拒绝。难道他的魅力比不上赌球?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个合格的金主了。

 

 

刚想完这件事,贺峻霖便给他发了信息。问他晚上要不要来他家看球赛。

 

 

“我才不要看球赛,哼。”严浩翔喃喃道。

 

 

口头上这么说,但严浩翔还是加快了处理工作的速度。

 

 

去到贺峻霖家的时候,球赛已经结束了。

 

 

小孩一看见他便扑上来哭着说:“我不要喜欢德国了,太赔钱了!我买了它三场只给我赢了一场。”

 

 

哭着哭着贺峻霖还打了个嗝,严浩翔看着他这幅模样不禁摇头笑了笑。

 

 

“那就别喜欢它了,喜欢我吧,我很赚钱。”严浩翔摸着贺峻霖的头说。

 

 

“你这是在向我表白吗?”贺峻霖傻傻的问。

 

 

见严浩翔点了点头,贺峻霖抱着他更紧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了!你不许再外面给我找其他女人,听见没。”

 

 

“没有其他人,也不会有其他人。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人。”说完,严浩翔低头便覆上了他的唇。

 

 

06

很多年后,在严浩翔贺峻霖的婚礼上丁程鑫问了贺峻霖一个问题:你赌过最赚钱的一场球是什么?

 

 

“德国对韩国那一场。”看着丁程鑫不解的眼神,他又解释道:“那场我跟很多人一样没有赌中。可我还是赢了,赢得了严浩翔这个人傻钱多对我好的大傻子呀。”

 

 

END

 

 

 

 

 


姻缘巧合

贺峻霖是个十八线小明星。

 

 

这是个什么概念呢?大概是去挤公交都没有人认得出,上个综艺还得冒着随时被换掉的危险。

 

 

最近,公司帮贺峻霖接了个挺火的综艺。

 

 

其实这个名额本来不是贺峻霖的,因为原定的公司一哥急性肠胃炎住院了,公司实在没人了便把贺峻霖推了上去,也希望他能靠这个综艺火一把。

 

 

做个十八线小明星挺好的,偶尔还能捡个漏。贺峻霖想。

 

 

来到现场后的贺峻霖想逃,因为这期综艺主题是鬼屋特辑。

 

 

贺峻霖很怕鬼。有多怕?大概是一停电,贺峻霖无论在哪个角落,都能百米冲刺跑回床上拿起被子裹住瑟瑟发抖的自己。对于怕黑又怕鬼贺峻霖也表示很无奈,毕竟是天生的也无法改变。

 

 

这期综艺要求每位嘉宾都是独自一人进鬼屋。听着前面几人被接连吓出高音后,贺峻霖觉得自己要完蛋了。他觉得自己能否活着出来是一个问题。

 

 

跟拍的摄像师也第一次遇到了职业生涯中的挫折,他没被鬼吓到却被跟拍的艺人吓到了。全程一惊一乍,还拖着他的胳膊走。

 

 

“嗷呜~”画着恐怖妆容的一只鬼突然冲了出来。

 

 

一时间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贺峻霖直接吓到倒在了地上。

 

 

贺峻霖捂着心口用着成都话说:“我的妈呀,太恐怖了。”

 

 

“对不起对不起,把你吓到了啊?作为赔偿我带你走出这里吧。”这只鬼没有向其他鬼一样吓了人就跑。

 

 

“真的啊,太感谢你了。你不上班了吗?”贺峻霖听到这话眼睛就闪起了光。

 

 

“跟你走完我就下班了,走吧。”

 

 

跟拍的摄像师看到这一幕就很感动。他终于不用扛着摄像机还拖着一个人走完鬼屋了。但几分钟后他发现他错了,两个的噪声加起来实在是太吵了,吵到想打人的那种。

 

 

贺峻霖也是第一次见到那么怕鬼的鬼屋工作人员。

 

 

“我跟你讲哦,待会会有个鬼弹出来,你不要怕哦。”那只鬼绘声绘色的向贺峻霖讲着。

 

 

贺峻霖点了点头。

 

 

果不其然,刚走两步那只鬼就弹了出来。贺峻霖不但没有害怕,还有点点想笑。只因旁边的那个人。

 

 

“啊!姐姐你别吓我啊!我是小翔。”看见贺峻霖没什么反应,他尴尬的笑了笑,“我其实不胆小的,我只是第一次看他们的妆,他们平时不长这样的。化妆师也是厉害,一个比一个化的恐怖。”

 

 

“没事,我刚刚叫的比你还大声呢。”贺峻霖安慰道。

 

 

两个人就这样拉拉扯扯,鬼哭狼嚎的走到了门口。

 

 

“走出这个口就可以出去了,行了你快走吧。”他向贺峻霖挥了挥了手告别。

 

 

贺峻霖按照他的话走了出来,便看见了其他嘉宾都在等着自己。回头望着那个门口,贺峻霖觉得刚刚的一切都像是梦一样,也觉得鬼屋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恐怖。

 

 

节目播出后,贺峻霖并没有溅起多大水花。最受欢迎的是那只鬼,网友都在找他是谁。其实不止网友在寻找,贺峻霖也在找他。那天录制完成之后,贺峻霖想回后台找人,但回去之后后台早已经关门了。

 

 

公司看着贺峻霖的综艺并没有溅起水花后,也就没给他接通告。

 

 

贺峻霖就又过上了咸鱼般的生活,去哪里都是跟以前一样挤公交。

 

 

上了公车,贺峻霖坐下后便成为了个低头族。突然贺峻霖感受到了肩膀有一股重量,转头一看他发现一名青年靠在他的肩膀上睡的正香。

 

 

再仔细一看,贺峻霖发现那名青年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贺峻霖也不好意思叫他醒来,只好乖乖的等他自己醒过来。

 

 

等到贺峻霖肩膀都麻了的时候,那名青年终于醒了过来。

 

 

“你醒啦。你的脑袋还挺沉的啊。”贺峻霖无奈的看了那个人一眼。

 

 

“我当初还陪你走完鬼屋呢,现在你居然说我脑袋沉!”他得意洋洋的说。

 

 

听到他的话,贺峻霖顿时想起来了。“你就是那天那只鬼啊!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听到贺峻霖还认识自己,他得意地笑了笑。

 

 

“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叫贺峻霖。”

 

 

“你不介绍我也知道你的名字啊,严浩翔。”

 

 

“难不成你是我粉丝啊?不会吧我这个十八线明星居然有粉丝了!”

 

 

严浩翔拍了下贺峻霖的头,让他停止了想象,“想太多了啊。你们这群明星来鬼屋当然会提前让我们工作人员认识一下啦。”

 

旁人看着这一幕一定不会想到,此时的他们会见证一段姻缘的诞生。

 

 

很多年后贺峻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十八线小明星。

 

 

在访谈节目的时主持人问了他一个问题:是怎么认识那个对的人?

 

 

贺峻霖没有多说什么,说了句很有深意的话,“在一个姻缘巧合之下认识的。”

 

 

在场的人听了都纷纷起哄,想要听到更多的内幕,贺峻霖实在抵抗不住大家的起哄便透露了几句话。

 

 

“跟你说个事啊,你要是拒绝我就不说了。”

 

 

“别说了,那天带你走鬼屋的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END

 

 

【一晚疯俩】

[人物性格ooc,请勿上升蒸煮]

为你

贺峻霖接到了严浩翔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严浩翔说道:“贺峻霖,我们分手吧。”

 

 

 

贺峻霖愣住了,半晌后他说:“理由?”

 

 

 

“三个月没见了,这算不算理由?”严浩翔冷漠地说道。

 

 

 

贺峻霖刚想要说上两句,却发现发不出任何声音了,眼前的所有都十分的模糊。

 

 

 

“醒醒,小伙子。你的针管回血了!”

 

 

 

贺峻霖睁开眼后,环绕四周都是挂针水的人。这才回过神来,自己身处输液大厅。

 

 

 

在输液的过程中他还做了个梦,做了个十分真实的梦。

 

 

 

他跟严浩翔确实是三个月没见了。原因是异地。

 

 

 

“小伙子,打针一定要有人陪着啊,要不然针管回血就麻烦了!我给你叫了护士了,待会她就来换针了。”旁边的阿姨说道。

 

 

 

“好,谢谢阿姨。”贺峻霖扯出了个笑容。

 

 

 

打完针,已经是十二点过后了。贺峻霖把身上的衣服裹紧了些走出了输液大厅,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在等红绿灯的时候,贺峻霖自嘲地笑了笑。谈异地,男朋友像是可有可无一样,也许哪天他病死了,严浩翔都可能不会知道。

 

 

 

 

回到家后,贺峻霖又想起了那个梦,总觉得不是个好兆头。

 

 

 

拿起手机想拨打严浩翔的号码,可终究只是想想。

 

 

 

那么晚了他应该早都睡着了。贺峻霖想。

 

 

 

贺峻霖只发了条信息过去:“严浩翔,我好想你啊。”

 

 

 

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严浩翔的回复,贺峻霖就这样失落的睡着了。

 

 

 第二天,贺峻霖是被早餐的香味给叫醒的。

 

 

 

来的厨房后贺峻霖惊喜地发现,在做早餐的人是严浩翔。

 

 

 

“你怎么来了啊!”从贺峻霖声音中都掩盖不了的喜悦。

 

 

 

“醒啦,快去刷牙吃早餐吧。至于我怎么来了,你想我我就连夜赶过来了呗。”严浩翔笑着说。

 

 

 

贺峻霖听到这个回答后,扑到了严浩翔的身上抱着他说:“我是真的好想你啊,我们都有三个月没见了。”

 

 

 

“好啦,我知道。快去刷牙吃早餐。”严浩翔摸了摸贺峻霖的头。

 

 

 

在饭桌上,贺峻霖突然问道:“严浩翔,你说我们会不会分手啊。”

 

 

 

严浩翔搂过贺峻霖,抱着他说道:“不会的,分手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的。”

 

 

 

严浩翔的话让贺峻霖十分安定。他握着严浩翔的手说道:“果然是人老了就喜欢矫情。”

 

 

 

“不会,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是十八岁。”严浩翔不赞成的说道。

 

 

 

贺峻霖十分开心的笑了笑。

 

 

 

严浩翔突然松开贺峻霖的手说道:“你发烧了?你自己没察觉吗?”

 

 

 

被严浩翔这么一说,贺峻霖觉得自己是有些热。

 

 

 

“昨晚打完针都好了啊,怎么又开始烧起来啊。”贺峻霖说道。

 

 

 

严浩翔盯了他半晌,没说话。带着贺峻霖来到了医院。

 

 

 

当严浩翔拿好药后,贺峻霖已经坐在座位上打针了。

 

 

 

“睡吧,我会帮你看着针水的。”严浩翔坐下后说道。

 

 

 

贺峻霖听到这句话后眼眶一热,昨晚他也是多么希望严浩翔出现在他的身边。

 

 

 

贺峻霖把头靠在了严浩翔的肩上,眯上了眼。

 

 

 

阿姨看着贺峻霖,对着严浩翔说道:“小伙子,你是他男朋友吧。昨晚,我看着小伙一个人在打针,针管都回血了还在睡着。我还以为他一个人在这大城市里打拼呢。”

 

 

 

严浩翔听着这些话,下意识地抱紧了贺峻霖。

 

 

 

阿姨一说就说不住了,继续说:“年轻人,再忙也得注意身体呀。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说了,我家老伴要拔针了,我先走了啊。”

 

 

 

严浩翔笑着点了点头。

 

 

 

看着怀里人,再回想着刚刚那位阿姨的话。严浩翔觉得他这个男朋友做的真的很不称职。他好好的想了想,做了个决定。

 

 

 

当贺峻霖醒来时,严浩翔正在低头帮他摁着出血口。

 

 

 

严浩翔感觉到了身旁的人的动静,抬起头说道:“醒了,我们回家吧。”

 

 

 

也许是生病让贺峻霖变得感性起来了。

 

 

 

短短这几个字,又让贺峻霖红了眼眶。

 

 

 

走出输液大厅后,严浩翔握着贺峻霖的手说道:“峻霖,我要跟你说个事。”

 

 

 

“嗯?”贺峻霖望向他。

 

 

 

“我辞职了,我打算在这边工作了。”

 

 

 

“是为了我么?你怎么这么傻啊!”

 

 

 

“不傻。为了你,我做什么都可以。”

 

 

 

End

 

 

 

 

他和他

“敖子逸,你在听什么啊?”


 

“梁静茹的宁夏,好听吧!”


 

“嗯,好听。敖子逸,以后我带你去看一场她的演唱会吧。”


 

“好啊!我就知道阿黄对我最好了!”


人生很难预料,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你也不知道少年时候的承诺是否真的会实现。


 

敖子逸在微博上偶然得知了梁静茹今年又要开演唱会了。他知道黄其淋肯定会去现场,也默默地买了张在角落的票。


 

虽说角落里的视线不是很好,但敖子逸也不是冲着看人来的,只是为了听听那首歌而已,所以也没太在意。


 

演唱会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可惜不是你》《问》《勇气》一首首伤感的歌听的敖子逸有些想哭,他突然很想旁边有黄其淋陪着。



 

演唱会过半,又到了最令人期待的环节,抽一名幸运观众点歌让梁静茹唱。


 

镜头扫过,一张敖子逸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投影在了大屏幕上。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敖子逸的鼻子忽然有点酸。虽然时隔多年,但他记忆中的那个少年还是没有变。


 

“是位男生啊,有点眼熟呢。”温柔的女声响起,唤醒的沉醉在回忆中的敖子逸。


 

黄其淋也没想到会抽到他,也很惊讶。接过工作人员的话筒后便说道:“我叫黄其淋。”


 

梁静茹问道:“我想起来了,我们俩是同行。前几天我还听了你的歌,长得那么帅上来吧。”


 

黄其淋也没有犹豫,直接上了台跟梁静茹礼貌地握了握手。


 

“很感谢你能来看我的演唱会,那么你要点哪首歌呢?”梁静茹问道。


 

黄其淋看着台下人山人海,突然灵机一动说道:“我知道我的男朋友也来了,但我把他惹生气了他不肯理我,他也十分喜欢听你的歌。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帮我找到他呢?”


 

紧接着黄其淋又缓缓道出:“我的男朋友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他叫敖子逸。”


 

听着自己的名字从黄其淋的口中说出,敖子逸有些懵。他没想到他们分手那么多年,就被他一句给闹别扭给带过去了。


 

他有些想逃,不过为了不引人瞩目还是作罢了。


 

“找到了,敖子逸他在这里!”一位女粉丝激动的说。


 

大屏幕马上投影出了敖子逸的脸。在几千人的眼中注视着,敖子逸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接过工作人员的话筒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梁静茹对于他们之间的事并不了解,作为一名吃瓜群众她也八卦的说:“现在怎么样呢?惹生气了就要道歉啊,要不要把他请上来好好的道个歉呢?”


 

黄其淋摇了摇头说:“他有些害羞,就不要吓到他了。他很喜欢你的宁夏,所以今天我想点宁夏送给他。”


 

“好的,一首宁夏送给黄其淋的心上人。希望听完这首歌后就快点原谅他啦!”梁静茹说道。


 

-宁静的夏天 

-天空中繁星点点

 

这首歌一响起,大家都挥舞起了手中的荧光棒,纷纷的跟唱起来。

 

-心里头有些思念 

-思念着你的脸

-我可以假装看不见 

-也可以偷偷地想念


 

这首歌唱红了敖子逸的眼睛,也唤起了敖子逸的记忆,想起了他们之间的点滴。他看着台上笑起来的黄其淋他突然觉得心中的那块地方好像就这样被他填满了。


 

看着此时站在台上的黄其淋,敖子逸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没那么重要了,就这样迎上了黄其淋的眼睛,露出了笑容。

 

END

【情人节特辑】

        又名

【花式撒狗粮】

[人物性格ooc,有bug]

丁程鑫是个马路杀手。

 

01

当丁程鑫刮蹭到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别克时,他拍了拍脸对自己说出了这句话。

 

作孽啊,这个月第五次了。

 

丁程鑫回想起上次事故,敖子逸对他说的一句话:“您这也是挺牛的啊,这个月五号您已经撞了四次了,下回碰碰车都得给你让道了。”呸呸呸,不愧是乌鸦嘴。

 

丁程鑫看看时间,发现还有半小时就要上课了,便熟练地撕下张纸写好了自己的联系方式放在了车窗上。

 

丁程鑫刮蹭的黑色别克,车主是黄宇航。拿铁连锁咖啡店的创始人。

 

当黄宇航出来正准备开车走人时,发现了车窗上醒目的字条。再往车头一看,果然被刮出了一条长痕。

 

看着字条上的联系方式,字迹也工工整整十分好看。

 

“市一高?还是个孩子就敢出来开车,现在的社会啊!不过看字应该是个好学生的模样。”黄宇航拿着字条喃喃自语道。

 

按照这上面的联系方式黄宇航给他认真的发了一段文字:【同学你好,我是黑色别克的车主。看见你的字条我深受感动。赔偿就免了,未成年人就不要开车了,不安全。祝你学业进步。】

 

丁程鑫课上到一半就发现自己的手机亮了起来,显示出了一段短信。

 

 

解锁一看,丁程鑫瞬间想骂人。同学?不就是刮了下你的车嘛,还占我这么大便宜!

 

看着是上课,丁程鑫没回信息,一下课他便立刻回了信息过去。

 

【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是市一级高中部的老师。麻烦你加下我微信,我把钱发给你。】

 

黄宇航刚把车开到修理厂就收到了信息。看到是自己误会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原来是至高无上的人民教师啊!那就更不用了。人人都有不小心的时候。】

 

【我想你还是加我吧,蹭了哪有不赔的道理。】

 

黄宇航看着短信心想这位老师性格可真倔。还是默默地掏出手机加了微信。

 

刚一加上微信,对方就转账了2000元过来。黄宇航并没有着急收钱,而是鬼使神差般的点开了丁程鑫的朋友圈。

 

人民教师,长得白白嫩嫩的,笑起来像只小狐狸般,单身,是tfboys的迷弟,朋友圈十条里有八条都是晒他的外甥。这是黄宇航看完丁程鑫朋友圈后总结的结论。心想这人民教师还挺有意思的。

 

黄宇航回复了丁程鑫【不用那么多,这事要不我们约出来谈吧。】

 

02

黄宇航很贴心的约在了离丁程鑫学校不远的一家咖啡馆里。临走前黄宇航还十分注重的打扮下自己。

 

黄宇航屁股都还没坐热,就见丁程鑫走了进来,还自以为十分热情实际上特别引人注目的招了招手喊道:“丁老师!”

 

看着丁程鑫走过来,黄宇航脑子里不知为何映现出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小脸长得白白嫩嫩的,长相打9.5分。

 

两人打过招呼后,丁程鑫先说道:“特别不好意思啊,黄先生。这车你想怎么处理呢?”

 

“叫我黄宇航吧,你教哪个班?”黄宇航自认为机智的把话题打偏了。

 

“高三七班,我教英语兼班主任。”

 

“那真辛苦啊。你们班是不是有个白白净净的学习成绩还不错的男生。”黄宇航灵机一动套起近乎来了。

“你是说严浩翔?”

 

“啊...对啊,他是我外甥!”

 

两人就因为这个开始聊了起来。从“外甥”聊到了tfboys。俨然一副相见恨晚的模样。最后黄宇航提议一起吃顿饭时,丁程鑫说还有节晚修要看便回学校了。

 

分开之后黄宇航感慨道:人民教师真有意思,本人比朋友圈还可爱。

 

黄宇航赶紧掏出手机给他的好友黄其淋发了一条微信:【我好像对一个人一见钟情了。不行了,我觉得我现在有点晕。】

 

黄其淋看到这条信息调侃道:【哎呦,不容易啊。哪位何方圣神让您这个大龄单身汉动心了。】

 

面对着黄其淋的调侃,黄宇航选择了视而不见:【一句话帮不帮?】

 

【当然帮啊!我也看上了一个人,叫敖子逸。他在你公司上班,你到时记得多关照一下他,故意在他面前提一下我啊!】

 

【行!】

 

03

黄宇航就这样简单的跟黄其淋说了下事情的经过,并让他查一下市一高高三七班的严浩翔。

 

一大早,黄宇航在路上成功的堵住了吃着煎饼果子的严浩翔。

 

“你有病啊。没事堵什么路啊,你以为你黑社会收保护费呢。快让开,我快迟到了啊。”

 

听着严浩翔的话,黄宇航心想这小子脾气还挺横的。哪里像什么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嘛。

 

黄宇航掏出了两百块钱放进了严浩翔的手中,说道:“拿着,从现在开始我是你舅,你是我外甥,我叫黄宇航。听见没。”

 

“你这人果然有病,你两百块钱就想占我便宜?你当你人贩子上街买外甥呢?”说着,严浩翔从口袋里掏出钱,说道:“我给你五百,从今天起我是你舅。”

 

把钱往黄宇航手上一塞,严浩翔便狂奔了起来。到班里时,他的班主任丁程鑫已经在门外笑眯眯的等着他了。

 

“挺早的嘛,严浩翔。迟到了五分钟。”

 

“还不都怪那个神经病。非得占我便宜。”严浩翔小声嘀咕道。

 

“行了,下次早点来,进去吧。”

当严浩翔前脚刚踏进教室门时,丁程鑫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拽了严浩翔的书包带,问道:“你是不是有个叫黄宇航的舅舅啊?”

 

严浩翔一听到这个名字顿时火冒三丈,说道:“他是我舅?明明他是我外甥才对!”

 

听到这个回答丁程鑫笑了笑。对严浩翔说道:“行了,进去早读吧。”

 

看到严浩翔臭着脸进来,贺峻霖就好奇地问:“你不是向来掐着点到的嘛,怎么今天你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

 

“别说了,我今天遇到个神经病。给我两百就说他是我舅!我跟他拌了下嘴才走,就迟到了呗。”严浩翔说道。

 

听到这解释,贺峻霖一下就笑了出来,说了句:“该!谁叫你脾气那么暴还跟人拌嘴。”

 

04

黄宇航刚想着遇到的熊孩子,手机就响了起来。

 

【辈分小还不好意思呢。严浩翔可说你才是他外甥呢。】

 

黄宇航无奈只好默认。【有空吗?一起吃个饭?】

 

【还得看自习呢。有空再约啦。】

 

黄宇航看到这条微信有些想哭,班主任那么忙怎么追吗!

 

黄宇航赶紧求助了他的战友黄其淋【班主任那么忙,怎么追啊!约他总说有课!!!】

 

【要不你做个插班生得了。公司这边我先帮你看着。】

 

【行!不过你居然这么好心?冲着敖子逸去的吧!】

 

【快滚去追你的丁老师吧。我都帮你看公司了,你还不能让我有点私心嘛?】

 

05

一早,校长就把丁程鑫叫到了办公室里。说是来了个插班生,有点不好管,年龄也有点大。让丁程鑫有个心理准备。

 

“没问题,我就不信年龄还能大过我。”

 

当丁程鑫课上到一半时,校长领着一名男生敲了敲门。抬头一看,竟然发现是黄宇航。

 

“小丁啊,人我给你带到了啊。”校长说完便笑眯眯的走了。

 

“你来这干嘛啊?”

 

“来重返一下青春。”

 

听到这话丁程鑫开始仔细打量起了黄宇航。穿着校服,背着书包,不仔细一看还真以为是个高三学生。丁程鑫心里也盘算了下,蹭了车还不要钱,重返青春还恰巧到市一高?不就是想追我嘛?呵,老子跑的比刘翔还快我就不信你能追的上!

 

丁程鑫点了点头说道:“进来吧。”

 

黄宇航一进门就打量了一下,刚瞅见严浩翔后面没有人便对丁程鑫说:“丁老师,我想坐在严浩翔舅的后面!”

 

说道舅的时候,黄宇航瞪了严浩翔一眼,吓得严浩翔拼命地向丁程鑫求助不要。

 

打量了下黄宇航的身高,丁程鑫摇了摇头说道:“不行,你太高了。你坐在饮水机旁边吧。”

 

就这样,黄宇航光荣的成为了高三七班最老的一名插班生并且还跟饮水机成为了同桌。

 

06

一下课,严浩翔便拉着贺峻霖来到黄宇航桌前围住了他说道:“说吧,你是不是对我们丁老师有什么企图啊!”

“可以啊,小朋友。你咋看出来的啊!”黄宇航有些吃惊,心想现在的小孩都那么早熟了嘛?

 

“你想追他可先得过我们全班这一关呢!首先呢,你得先给我们俩点好处。每天给我买份煎饼果子。”严浩翔说着看向了正在看戏的贺峻霖,说道“至于他嘛,每天一份辣兔头。”

 

黄宇航对于这些要求也不恼,笑着点了点头。毕竟算是暂时收买两个小孩子。

 

趁着午休时间,黄宇航打了电话让黄其淋送了一大箱的好吃好喝的分发给班上的学生们。

 

“大家也知道,我来着目的不纯。就为了追你们的丁老师。麻烦大家多做下僚机,多给我制造下机会!”黄宇航说道。

 

听到这样一番话,台下议论纷纷。

“我看他还不错啊,将来肯定对丁老师超好的啊!”

“对啊,虽然黑了点,比丁老师矮了点。要是再年轻个十岁我肯定不要脸的去追他了!!”

“肤浅,区区一点东西就被收买了。”

 

黄宇航刚走下讲台就发现丁程鑫似乎已经在门口听了许久了,吓得重庆话都出来了:“丁老师好!”

 

丁程鑫笑着点头示意,说道:“有我的份吗?”

 

“阿程哥!我外甥说了不仅有你的份人都可以是你的!”严浩翔喊道。

 

丁程鑫往严浩翔的座位瞪了一眼后,便说:“你看看你像高三的学生吗,整天吊儿郎当的。行了,代表上来发试卷。”

 

黄宇航刚走到座位上坐下,听到这话便五步当作三步的走上了讲台,拿过了丁程鑫手上的试卷。

 

“我叫严浩翔呢,你干嘛啊!”

 

“不是叫代表吗!我是公司的法人代表,也整天被喊代表啊!”说完,黄宇航便转身向严浩翔使了个眼色。

 

严浩翔瞬间明白了黄宇航的意思,便戏精上身说道:“哎呀,老师!我的手扎破了,就让我大外甥帮我发卷吧!”

 

听到这话丁程鑫有些头痛的摇了摇头,连班上的小霸王都跟他有一腿了。

 

07

上了丁程鑫的课之后,黄宇航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给丁程鑫用英语写情话,还顺带翻译的那种。毕竟只有这样,丁程鑫才能看得见。

 

两周一次的英语课堂作文,别的人都在奋笔疾书地写着,而黄宇航就写了几个词:

I want that my love to you will turn into bright sunlight so that to warm your heart.我想将对你的感情化作暖暖的一阳一光,期待那洒落的光明能温暖你的心房。

 

 

 

丁程鑫对于黄宇航的做法很无奈,但还是给了5分的人情分给他。当试卷发下来后,黄宇航一看周围的人都是11分以上。便跑去找了丁程鑫:“丁程鑫儿,我真的有那么差吗?”

 

 

 

“对啊。要不晚上你来我家我给你补补吧。”丁程鑫头也没抬的回答道。

 

 

 

“好啊好啊!”黄宇航激动的说道。

 

 

 

一出办公室便赶紧给黄其淋打了电话,叫他在丁程鑫家附近租套房。美名其曰补课专用。

 

 

放学以后,黄宇航寸步不离的跟着丁程鑫:“丁程鑫儿,坐我的车吧。正好顺路。”

 

“我俩啥时候顺路了?”丁程鑫停下来看着黄宇航。

 

“对于喜欢的人啊,不管东南西北都顺路!大外甥再见!丁老师再见!”严浩翔说完便拉着贺峻霖跑了。

 

丁程鑫在心里说了句小鬼。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直接问黄宇航车在哪。

 

08

丁程鑫觉得自从认识了黄宇航后好像也挺不错的。上下班有人接送,早餐有人送,下午茶也有人送,就差没人帮他上课了。丁程鑫坐在办公室前,美滋滋的想着一切。

 

旁边的张真源看到说道:“哟,丁老师您这是谈恋爱了呢,还是发春呢。欸,不对春天还没到,所以说你是谈恋爱了咯!”

 

“去你的,好好背你的课管你的学生去吧。我可听说你们班的陈泗旭是出了名的叛逆了啊!怎么,管好了?”丁程鑫踹了脚给张真源的凳子说道。

 

“行行行,我去管学生我去背课还不行吗。”丁程鑫的一句话就把张真源弄得无法反驳。

 

09

日子就那么一天天的过着,像波板糖一般,多彩又甜蜜。

 

直到黄其淋的一通电话。

 

说是公司有人提议一个方案,让他回去开个会。黄宇航觉得是件好事,便答应了黄其淋说过两天回去。

 

他给丁程鑫发了条微信【我....我要回公司了。明天就应该是最后一次上课了。】

 

收到这条微信,丁程鑫心里觉得堵堵的。习惯了一个多月有黄宇航的日子,习惯了每天上下班跟他在一起,习惯了每天吃他的早餐,习惯了改他的作文,习惯了帮他补习,习惯了天天跟他拌嘴。

 

没想到这一切都要看不到了。

 

毕竟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他也有他自己的生活。丁程鑫这样安慰自己。

 

看着信息丁程鑫想给他回过什么,可是删删写写后终究没有回信息。黄宇航也盯着手机看了许久,他很想知道丁程鑫对他即将离去是什么态度,可终究没有收到信息。

 

最后一节课是丁程鑫的课,又是作文课。丁程鑫走到黄宇航桌前想说些什么,可终究没有开口,而是摸了摸他的头。

 

摸得黄宇航心里甜滋滋的,他觉得时机好像成熟了。便在纸上写道:

I am willing to love you to pet you all my life. Do you want to give me this opportunity to have this honor?  我愿意爱你宠你一辈子,你是否愿意给我这个机会,让我有这个荣誉?

 

下课后丁程鑫便把作文发了下来。上面并没有写分数,而是写一段话:

I'm very willing to spend the rest of my life with you. 我很愿意和你共度一生。

 

10

后来在黄宇航和丁程鑫的婚礼上已经大三的严浩翔还是笑着对黄宇航说:“大外甥。”

 

听到这话后黄宇航敲了下贺峻霖的脑袋。贺峻霖表示很无辜,黄宇航对着贺峻霖说道:“好好管管你家严浩翔。等他下次再敢叫我大外甥,你的头就要遭殃了。”

 

贺峻霖翻了个白眼说道:“嘴是他的我也没办法管啊。”

 

“所以敲你让他心疼下长个记性嘛。”黄宇航笑着说。

 

“大外....”严浩翔刚一说出就赶紧改口“哥!你当初说你俩认识是因为他蹭了你的车,那阿程哥赔了你多少啊?”

 

黄宇航看了看丁程鑫,又对严浩翔说道:“赔的可多了,这不,他把自己赔给我了。”

END

 

入戏太深


“有时候,我也不知道入戏太深究竟是不是件好事。”





“叮咚”贺峻霖微博的特别关注又响了起来。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小号的微博,这个小号是贺峻霖一直以来的秘密。

 

 

 埋藏在心底无人知晓的秘密。

 

 

 这个小号只关注了展逸文,又或者说是关注了严浩翔。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偷偷的关注起了严浩翔呢?久的连贺峻霖也快忘记了。

 

 

 

 

 

 严浩翔进公司的时,贺峻霖已经当练习生有一段时间了。

 

 

 贺峻霖第一眼就被严浩翔给吸引住了,从那时起他便就开始慢慢的关注起了严浩翔。以至于后来分开了他还是没能改掉这个偷偷的关注严浩翔的习惯。

 

 

看着严浩翔飞速的进步,贺峻霖有些许的不甘心,他在心里暗暗发誓要超过严浩翔。而严浩翔似乎也察觉到了贺峻霖的想法,也不甘示弱。

 

 

 两人这种暗暗较劲的氛围,周围的工作人员也发觉了。工作人员敏锐的察觉到了这种气氛非常适合组营业cp,便把两人叫到了办公室。

 

 

“Aki姐这不合适吧?而且我俩也不熟。”面对工作人员的要求贺峻霖有些不能接受。

 

 

“不熟有什么关系,过几天就熟了。现在告诉你们是让你们有些心理准备,你们也先考虑一下吧。毕竟这件事还要再讨论一下,之后再看看怎么决定。”工作人员说。

 

 

两人点点头就出了办公室。

 

 

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严浩翔为了让两人不那么尴尬便开始主动接近贺峻霖。贺峻霖也察觉到了严浩翔对自己态度的转变。

 

 

过了一段时间后,两人又再次被叫进了办公室。

 

 

“公司决定好了,你俩平时记得要多点互动。”工作人员说道。

 

 

“Aki姐,为什么非得炒cp呢?”贺峻霖对这个决定有些不满。

 

 

“所谓营业cp嘛,就是可以帮你们提升知名度啊。”工作人员解释道。

 

 

贺峻霖正想开口反驳,严浩翔便说:“Aki姐,是不是不管我们怎么反对这件事都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如果是的话,我选择服从公司的安排。”

 

 

见工作人员点了点头后,严浩翔便走了出门外。

 

 

“小贺,你的性子太倔了。你看看严浩翔多听话。有句话叫听话的孩子才有糖果吃,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工作人员一句话便把贺峻霖弄得哑口无言。

 

 

贺峻霖笑了笑:“行,不就是演戏嘛,谁不会啊。”

 

 

贺峻霖刚走出办公室门口,就发现严浩翔还待在那。便走过去说:“我的营业cp,记得多多关照啊。”

 

 

听到贺峻霖的话,严浩翔笑了一下说道:“你也要记得多多关照我啊。”

 

 

接下来的时间里,只要是面对镜头的情况下两人都表现的亲密无间,一离开镜头后就变得冷漠了起来,这让周围的人对于这种情况都十分吃惊。

 

 

“啧啧啧,他俩一定是我们公司的影帝了。”黄其淋感叹道。

 

 

敖子逸嚼着嘴里的菜口齿不清的说道:“还不赶快好好吃饭,等又胃痛我可不照顾你了。”

 

 

戏演着演着,两人的关系不知不觉的就变好起来,偶尔会讲上几句,讲的最多的当然还是离不开足球。就这样因为足球,两人的距离就这么慢慢拉近,不再是刚开始的营业cp状态了。

 

 

每当严浩翔对自己好时,贺峻霖也有些分不清这到底只是作戏还是现实。

 

 

可当两个人的关系真的达到亲密无间时,严浩翔就这样离开了公司。

 

 

贺峻霖刚开始还不以为然,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想着,终于不用每天在镜头前演戏了,这感觉还挺开心的。可每当休息下来后,他总会不由自主寻找严浩翔的身影,当把一个空荡荡的舞蹈室扫了一遍才发现严浩翔早就已经离开了。

 

 

那时候的贺峻霖发现,原来这场戏他是真的入戏太深,以至于陷进去后就再也无法逃脱出来了。

 

 

从那时起贺峻霖又开始关注起了严浩翔,只不过这回由当初的光明正大转换为偷偷摸摸了。

 

 

 

 

 

“还偷偷关注他呢?”敖子逸扫了一眼贺峻霖的屏幕后说道。

 

 

被戳穿之后贺峻霖的脸瞬间红了起来,辩解道:“哪有,我只是不小心刷到的而已。”

 

 

听到这个回答后,敖子逸笑出了声,说道:“那你可真不小心啊。是不是还顺便不小心特别关注了一下啊?”

 

 

贺峻霖听到这番话后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便笑了笑没说话。

 

 

“其实我很早就看出来了,你对他的眼神不一样。当时我以为那只是演戏而已,可现在一看其实是你入戏太深喜欢上他了吧。”敖子逸说道。

 

贺峻霖看着敖子逸,他突然发现这个平时喜欢开玩笑,对任何事情都不是很在意的敖子逸其实看得比谁都还要清楚明白。 

 

“是啊,是我入戏太深了。我在这场戏里确实不是个好演员。”说完,贺峻霖便垂下了头。

 

 

看着贺峻霖这幅模样,敖子逸叹了口气,说道:“看来黄其淋错了啊。你其实并不是他口中所说的的影帝。之所以你能演的那么自然还不是因为这一切你是投入了感情的啊。”

 

 

许久之后,贺峻霖抬起了头说道:“可现在我好像突然明白他为什么要离开了。”

 

 

“嗯?”

 

 

“哥在哪,我就在哪。你看,这场戏演的最好的其实是严浩翔啊。能入戏也能从中迅速脱离出来,可我终究还是入戏太深了。”说完,贺峻霖自嘲地笑了笑。

 

 

 

“入戏太深,终究不是件好事啊。”

 

 

END